•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20

    时间:2019-12-15 20:33:16

    二十、

        李大海把欢欢放在床上,嘱咐她照看好月冷鸢,带着苏鸾和韩菲儿走出房间。

        「小母马,这次又多亏了你了。」

        苏鸾抿嘴一笑,甩了甩尾巴:「这是苏鸾应该做的。」

        李大海道「小月月应该已经没事了。你还是先去把课业做了吧。」苏鸾的

        「课业」就是跑步。千里马时时刻刻都在增长着内力,但在奔跑时会长的格外快,

        堪称开挂之至。

        「嗯。」苏鸾点点头,又对韩菲儿微微一笑,转过身去,长长的马尾一甩一

        甩,蹄声哒哒地走了。

        李大海靠在走廊墙壁上,长叹一声:「月芸晖那个死鬼王八蛋,还真是给老

        子出了个难题啊。」随即又想起了什幺的道:「话说这玉壶肉枕可以为主人提供

        内力,那如果多养几个,岂不是只要每天乾性奴,就能不断增长功力?」李大海

        靠在走廊墙壁上说。

        「理论上来说确实如此。但适合做玉壶炉鼎的女子本就稀少。炮製精瘾的药

        物又极为难得,所以玉壶肉枕才如此稀有。」韩菲儿有顿了一下道:「而且玉壶

        肉枕双修之法也不是没有隐患。合欢派记载曾有一位研梅堂主花费极大代价做成

        了五具玉壶肉枕,希望以此晋级大宗师,结果却因为吸入体内真气来源太过驳杂,

        走火入魔而死。但是血缘至亲之间,真气性质相近,隐患较小,月妹妹武学天赋

        又极高,号称北週年小辈第一。月芸晖恐怕也因此才算计月妹妹的。」

        「不提那个人渣了。话说那玉壶经,你有吗?」

        韩菲儿微微一笑:「自然是有的。菲奴在离开合欢派之前把教内典籍几乎都

        搬了个空,正要请主人给出个房间存放。」

        「那你把玉壶经给我一本,我看能不能让小月月也练一练。」

        「主人也对玉壶双修之法感兴趣吗?」

        「我修炼内力有什幺好处,大宗师也打不过我。我听你说,肉枕修炼玉壶经

        之后,在被吸取内力时会有极大快感?」

        「没错,许多肉枕甚至因此食髓知味,主动去修炼玉壶经。——菲奴明白了,

        主人也想让月妹妹交欢时更加快活吗?」

        「嘿嘿,不错。」

        「主人如此为月妹妹着想,真是贴心呢。」

        ……

        「玉壶经?」月冷鸢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此时被李大海抱在怀里,眼睛

        圆圆地瞪着他手里那本薄薄的小册子,猛然扭过头:「我才不会去修炼合欢派的

        邪功!」

        「呃,其实这不是什幺邪功啦。」李大海搂着月冷鸢,大手揉着怀里肉枕的

        乳房,为她解释了一番。

        月冷鸢听的面红耳赤:「你……你想要用我修炼内力?还……还……你这淫

        贼!」

        李大海猛地弹了一下月冷鸢的奶头(「呀!」):「什幺淫贼,你好歹也做

        了我的性奴,都被我开了苞了,叫一声主人会死啊!」

        月冷鸢神色一窒,心虚地道:「反正我不会练的,你死了心吧。」

        李大海灵机一动,佯装失望的道:「这样啊,唉,我本来还对这个世界的武

        功挺感兴趣的,想让你帮我修炼内功呢,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说着随

        手把那本《玉壶经》往床头一扔,嘿嘿坏笑道:「反正就算你不练,我也不会少

        干你哪怕一次的。」

        月冷鸢红着脸,低低啐了一口。

        李大海把小肉枕轻轻放到床上,抱起浑圆的双臀,把晨勃的肉棒抵在刚开苞

        不久的小穴上。

        月冷鸢立刻睁大眼睛,拚命扭动身体:「又要……等……等一下!」

        李大海不满:「干嘛?」

        「我……我想……」

        「有话快说,一会欢欢醒了,我还要带她去放尿。」

        月冷鸢脸红的都要冒出蒸汽了:「我……我也想要……」

        李大海恍然:「懂了。有话直说嘛,跟我有什幺害羞的?」说着弯腰抱起月

        冷鸢,下床向厕所走去:「小肉段儿你以后每次尿尿不都得我帮你吗?总是这幺

        支支吾吾的,憋坏了怎幺办?」

        月冷鸢下巴靠在李大海肩上,只觉得羞愤欲死,张开嘴巴,啊呜一口咬在对

        方肩膀上。

        「嘿嘿,小月月你这幺喜欢咬人,可惜一点也不疼。」李大海无视了被换掉

        了牙齿的月冷鸢毫无威胁的啃咬,伸脚踹开卫生间的门,让她脖子后靠在自己胸

        膛上,双手把着月冷鸢的两边屁股,分开小穴,摆出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对準马

        桶:「尿吧。」

        月冷鸢扭着屁股:「你放我下来。」

        「不行,就这幺尿。」

        月冷鸢从懂事起就再也没被人这样把过尿了,顿时又羞又愤,眼角含泪地崩

        溃大叫:「你你你竟然敢欺负我!」

        「我可是你的主人,不欺负你还能怎样?快尿!嘘嘘嘘嘘……」李大海恶趣

        味满涨,嘴唇撅起,嘘嘘地吹着口哨。

        月冷鸢从昨天开苞后就再也没尿过尿,此时膀胱充盈,又被李大海在耳边吹

        着气,终于再也憋不住,闸门一鬆,一柱清亮的尿液从小穴上方尿道口喷射而出,

        笔直地射进马桶内,发出哗啦啦的响亮声音。

        月冷鸢靠在李大海怀里,紧紧闭着眼睛:「不要看!」

        李大海嘿嘿坏笑:「如此飞流直下的美景,老子要是不看,岂不是亏了一个

        亿?不但要看,以后还要找个机会录下来,嘿嘿嘿嘿……」

        「亏我当初还以为你是个好人!」

        「喂喂喂,咱们熟归熟,好人卡可不要乱髮啊。欢欢每天都被我牵出去放尿,

        她可没像你这幺彆扭。」

        「我还不如死在合欢派算了!呜呜呜呜……」

        尿液渐稀,又淅淅沥沥地滴了几滴后,李大海抽出纸巾,为月冷鸢在小穴上

        擦了擦:「放个尿而已,至于哭成这样吗?当初你被做成人棍,我见到你时也没

        哭啊。」

        「我……我选了你当主人,真是瞎了眼!」月冷鸢双眼通红,带着哭腔道。

        「嘿嘿,你不选我,还能选月芸晖不成?」李大海把月冷鸢放在卫生间内的

        塑料凳子上,将被尿液溅湿的手伸到她嘴边:「来,帮我舔乾净。」月冷鸢瞪着红肿的眼睛:「你杀了我吧!」

        李大海把手往前怼了怼:「快舔,不然我打你屁股。」

        月冷鸢闭上眼睛,紧紧抿着嘴唇,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两人就这样僵持住,一动不动地好像冰雕一般。

        「快点哦,要不然一会欢欢醒过来,闹着让我遛她,我就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