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辛县县城情仇史 1-12

    时间:2019-12-15 19:59:22

    第一章:辛县二街道老

      本章设计人物:

      张家——张老驴(父亲)庄稼人  妻子(病重)  年纪60+

      张大驴(张家大儿子)工地小包工头  妻子谷娜  年纪40+  育一男一女

      张二驴(张家二儿子)下岗工人  妻子王春英  年纪40+  育一男

      七月的尾声,辛县县城里的空气依旧沈闷、燥热。

      直到傍晚时分,一缕北风呼呼地吹来,温度才降下来,才稍微凉快一些。

      辛县第二街道的一户人家,一个中年男子正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準备和大哥
    出去大干一番。说是大干一番,其实就是63岁的老母亲病了,家里实在拿不出钱
    了才出去的,所以这个中年男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二,一会儿我帮着你收拾,吃饭吧。”一个中年妇女朝屋里叫着。

      老二,原名张二驴,是张老驴的二儿子,所以街上的人都叫他老二,今年43
    岁,长的中等个头,身材壮实,一看就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只是性格闷,与老大
    张大驴截然相反,跟张老驴很像。

      头发半白的张老驴坐在小院里的木头板凳上,嘴里砸吧着烟不断地叹气摇头,
    头像压了千斤石头一样擡不起来了。

      张二驴在屋门口,看着张老驴,从裤兜里抽出根烟抽了起来,明天就要跟着
    大哥去异地工地上,这些年自从结了婚还没出过县城,打了半辈子的国企工厂效
    益不好,不久前裁员,夫妻两人双双下岗,一下没了经济来源,老母亲病重,雪
    上加霜,想到这些烦心事,张二驴又拿起第二根烟抽了起来。

      张二驴的大哥在外面混了好多年,在外面接了个大工程,这次回来要带一帮
    街上的人出去干活发财。即使外面的花花世界是多麽的美好,可是在张二驴看来,
    那些东西都不如一家人安稳的生活在一起来的实在。

      “大驴呀,你说外面能挣大钱?那你这些年也没看见你置办什麽东西,也没
    看出来你挣多少钱呢?”张老驴有些质问的口气。

      “爹,跟您说了也不懂。”张大驴转身回了屋。

      张老驴听到老大的话,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张二驴在屋口依旧抽着闷烟,不多会,月亮地下已经有四五个烟头。

      “老二,还抽啊,抽死你,你不想多活几年了?爹他们等着你吃饭呢!”刚
    才那个中年妇女叫到。

      接着张二驴朝着对面的屋走去。

      屋里一家人坐在饭桌上,没有一句话,机械式夹菜吃饭,跟机器人一样。

      “要不让英子跟着你一起去吧,还有个照应。”张老驴打破了沈静。

      “让英子在家吧,还能照顾你们老俩,昭昭不上学了也得有人管,经营的小
    卖部加上租出的地能供的起你们花销。”

      “你们说咋着就咋着吧!”张老驴又拿起烟锅锅抽了起来。

      这个英子是张二驴的老婆,全名王春英,今年40岁,老家是辛县大河镇人,
    前一阵夫妻双双下了岗,在家门口那临街小屋,搞了个小卖部,挣点生活钱。年
    过四旬的王春英,模样长得端庄且富态,身材生得中等个头,标準且丰满,年轻
    时是个美人,现如今更有熟女诱惑。总体而言是个良家熟女,为人热情且开放,
    性格外向,跟张二驴刚好相反,传言以前是大河一枝花,是卖逼女人中一枝花,
    当年张二驴娶王春英的时候,家里人听过一些谣言,但没人见过,张二驴愿意,
    当爹娘也没法子,是不是只有张二驴和王春英自己清楚。

      “老二,咱爹怎麽还想让我出去啊?”王春英坐在自己屋里床上,看着还在
    收拾东西的张二驴。

      “我怎麽知道?”张二驴依旧低着头收拾。

      “你个闷二驴,你怎麽什麽也不知道。”王春英在床上撅着大屁股帮二驴一
    边拿东西一边生张二驴闷气。

      “怎麽吃饭没见昭昭”。张二驴瞅了瞅撅着大屁股的王春英。

      “我怎麽知道,你家孩子你不看着,这兔崽子不知道又去哪野了!”

      “你这什麽话,我明天走了,你可要盯好昭昭,自从不上学了,这几年没少
    惹事。”

      “知道了,知道了,跟个娘们似的,叨叨个没完,小兔崽子上不了天。”说
    着王春英往外走。

      “这麽晚了,你干嘛去?”

      “我能干嘛,给你老娘煎药去。”

      张二驴不由笑了笑,不管怎麽样?自家老婆还是顾家的。

      “你怎麽这麽快回来了。”张大驴看着进屋的女人说道。

      “我看着弟妹在那煎药呢,我就回来了。”说话的女人是张大驴的老婆谷娜。

      谷娜今年 41,比张大驴小5岁,家是四川的,比王春英生的小巧,论身材来
    说与王春英不相上下,也比王春英白静很大,生了一男一女孩,都在四川生活,
    已经很多年没来辛县看过爷爷奶奶了。

      “那你也帮帮英子煎药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她不对付。”

      “那都是二十几年的事了,过去这麽久了都。”

      “那你去吧,反正我不去。”

      “行,行,行,不去,赶紧收拾收拾,明天就走了。”张大驴有些无奈。

      谷娜跟王春英不对付,还要从谷娜第一次来辛县家里吃团圆饭,这是张二驴
    跟王春英结婚第三年,谷娜第一次来,由于做的饭不对胃口,王春英又口无遮掩,
    两个人在一家子人面前就吵了起来,谁也不让谁,越吵越激烈,骂王春英是大河
    一枝花,这彻底激怒了王春英,导致两个女人打了起来,这麽多年过去了两个人
    虽然很少见面,但再也没有任何交流。

      “昭昭还没回来?这都几点了?我去找找他。”

      “找他干嘛?一会儿就回来了。”

      “你看看表,都几点了,就是欠揍了。”

      “你厉害,我到没见过你打你儿子,自己装好人。”

      “你别在一边说风凉话。”

      “呦,这是怎麽了?我可都听见了,要打我啊。”一个壮实的小伙子进了屋。



                       第二章:懵懂少年巧遇父母办事

      (本文之前在杏吧发表过,未完待续,又名“熟不可耐”,以熟女为主,由
    于之前发表较混乱,人物设计较多,特此重新梳理章节,继续再此更新!)

      本章设计人物:

      张昭(张二驴和王春英的儿子)无业小青年 年纪19

      进屋的便是张二驴和王春英的独子张昭,今年19岁,连初中都没上完就不上
    了,活也不好好干,跟一帮子狐朋狗友在辛县瞎混,照王春英的话就是都是老二
    惯的,模样跟张二驴一个样,生的也壮实,只是痞乎乎的,有种有人生没人养的
    痞性。

      “老二,你要打我啊,你打啊。”张昭伸过来头,一付欠打的样,对着张二
    驴。

      “你个兔崽子,老二是你叫的。”王春英揪着自己儿子的耳朵。

      “啊,啊,疼,疼!”

      张昭使劲推着王春英的手,越推王春英揪的越紧。

      “行了,英子,差不多就行了。”张二驴赶紧拉起架来。

      “老二,你就惯吧。”王春英气愤愤的上了床。

      “昭昭,爸爸明天就走了,不要给你爷爷奶奶妈妈惹事。”

      “行了,知道啦,我回屋了。”张昭有些不耐烦就要走。

      “你回来,你去哪啊,你大伯他们在那屋睡呢!”王春英气似乎还没消完。

      “他们什麽时候回来的?那我去哪睡?”

      “你出去野了这麽多天,你知道什麽?你就先将就一晚,在这屋睡,明天他
    们走了,你再回去。”

      “这麽个小床,三个人挤着,热乎乎的!”

      “别废话,你爸明天走,赶紧过来睡觉。”

      “昭昭,就一晚,将就将就。”

      从这里看来张二驴很是宠溺自己儿子,对张昭后来的闯祸责任不可推卸。

      “英子,不早了,关灯睡吧。”

      床上王春英夹在张二驴和儿子中间。屋里一片漆黑,只能听到三个人呼吸的
    声音。

      “你别老挤我。”

      “谁挤你了?”

      “英子,你再过来点,昭昭怕热。”

      之后再也没有声音,只留下呼噜声。张昭躺在床上依旧睡不着,一个是天气
    热,一个是已经好几年没跟父母睡在一个床上了,突然在一起,还有些不习惯。

      张昭自从前几年看到父母床上操逼,那次以后,自己就去对面屋睡了,那时
    候不知道父母在做什麽,不上学了,在社会上混日子,路边野鸡店也去过,在校
    学生也找过,想想父母那次,原来是操逼,此时又在一个床上,那个画面再次出
    现在脑海里。

      天有些许微亮,张昭迷迷糊糊中感觉床在动,还咯吱咯吱响,此时张二驴和
    王春英在一头,张昭在他们脚那头,与昨晚睡觉时相反。王春英躺着,张二驴在
    王春英身上趴着,王春英的腿分开放在张二驴的肩上,由于张昭在他父母脚的那
    头,正好能看见张二驴鸡巴在王春英那里插,想想自己的小鸡鸡,原来鸡鸡能变
    这麽大,插的不快,一下一下的,模模糊糊的还能听见王春英在说着什麽,也没
    听很清楚,那声音像是在刻意压低下来,大概是在说让老二使劲肏,唯一听清的
    是王春英叫张二驴老二。张昭此刻也没了睡意,就这样眼睛一眨不眨地一直看着,
    过了一会,时间也不长,大概能有四五

      分钟,就见张二驴结实有力的屁股加快的动了几下,然后就趴在王春英身上
    不动了,估计有几十秒,一分钟,张二驴起来,张昭看见王春英逼里流出来些东
    西,唯一一次印象深刻,看见王春英的逼,光光的,没有毛,一根都没有,当时
    张昭不懂,以为所有女的下面都那样,这麽多年过去了,才知道王春英那是白虎
    逼。

      自从那次以后,张昭就再也没有与父母同床过。



                        第三章:夫妻办事被打扰

      (本文之前在杏吧发表过,未完待续,又名“熟不可耐”,以熟女为主,由
    于之前发表较混乱,人物设计较多,特此重新梳理章节,继续再此更新!)

      本章设计人物:

      赵春发(辛县街头老混子)混迹社会  妻子杨莲花(家庭妇女)  年纪50+

      “大哥,起的早啊。”张二驴从屋里出来,看见张大驴在院子里接水。

      “二驴,东西收拾好了没?”

      “收拾好了。”

      “那行,吃了早饭,叫上咱街上的人,準备準备就该走了。”

      “恩!”

      张二驴接上水来到屋里,看到儿子跟老婆还睡的很香,看着王春英高高隆起
    的奶子,不禁有些沖动,想想要过好久才回家,留王春英一人在家,真想上去抱
    着王春英来一炮。

      “老二,你怎麽起这麽早。”

      王春英的话把张二驴拉了回来。

      “老二,你想什麽呢?”王春英看着张二驴有些不对劲,便下了床来到身边。

      ”没啥,英子。”低着头洗着脸。

      “你说,你就要走了,昨晚也没让你舒服舒服。”王春英低声说道。

      “没啥,昭昭在,也不好。”

      “你要想的话,一会儿咱去小卖部,关上门,没人知道。王春英摸了摸张二
    驴裤裆。

      “吃完早饭再说。”

      说着王春英走出了屋门,张二驴看着王春英丰腴的背影,还是自己老婆了解
    自己。

      还是昨天晚上那一桌人,没有任何话,低着头吃着早饭。张昭摆着大八字在
    父母屋里睡着。

      “那个啥?大哥,你去通知别人吧,我有点东西忘收拾了。”

      “那你去收拾吧。”

      张大驴出了家门,去通知一块走的几个人。王春英这边拉着张二驴来到家门
    口的小卖部,把内门和外门都内插上。

      没多久,小卖部里便有了响声,王春英站在货架子前面,手扶着货架子两边,
    弯着腰,张二驴在王春英后面站着,一手扶着王春英的腰,一手在前面,摸着王
    春英那大而依旧挺的大奶子,张二驴不知是兴奋还是渴望,操的很快,使劲撞击
    着王春英圆润丰满的大屁股,王春英的性欲也来的快,不管不顾,一直在叫。

      “快点,老二,二,操死我。”

      声音比较大,张二驴不时用手堵一下王春英的嘴,后来索性不管了,任凭王
    春英骚浪的叫唤。张二驴卖力的干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似乎要把离开的这段
    时间都操回来。

      “妈的,这小卖部咋还不来。”外门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

      张二驴的疯狂也截然而至。

      “老二,怎麽啦,快点,继续,操我啊?”王春英骚浪的扭着大屁股动着。

      “老二,怎麽软了。”王春英扭过头,哀怨的说道。

      “刚才那一嗓子的事。”张二驴那大鸡巴从王春英骚逼里滑了出来。

      “二,我来给你嘬嘬,就硬了。”

      王春英说着就蹲下来,开始嘬已经软趴趴的鸡巴,嘬了好久,状态依旧。

      “老二,你怎麽了,按照以前我的技术,你在我嘴里都射过好多次。”王春
    英看着这鸡巴,顿时也少了性趣。站起来把衣服套在身上。

      张二驴也已经提上裤子。

      “英子,你开门吧,我再去收拾收拾,我準备準备走了。

      “走吧,走吧。”王春英没好气的开外门,準备一天的经营。张二驴开开内
    门走了出去。

      “他妈的,赵春发,破坏老娘的好事,你奶奶的。”王春英一边收拾货架,
    一边骂着叫赵春发这个人。

      张大驴也已经通知别人回来了,开始检查行李。

      “你弟弟二驴不去通知,跟你撒谎,跑去跟王春英快活。”

      “啥?你咋知道的?”

      “那骚货叫的那麽骚,我都听见了,在小卖部里。”

      “行了啊,二驴一走好久,这也是应该的。”

      “哼,你看着吧,你弟弟一走,等再回来,估计那帽子都老高了。”

      “你这人,不说点好。”

      “就凭以前是卖逼的,也好不到哪去?”

      “我说,谷娜,你又没见过,别老瞎说。”

      “瞧王春英那骚劲,就知道不是什麽好货。”

      “你行了吧,别在那咬舌头了,收拾收拾走了。”

      “来这一次,以后老娘求着我也不来。”

      “行,你说咋样就咋样,听你的。”

      看来谷娜和王春英二十几年前那一站,不知何时冰释前嫌。

      “二驴,你準备好了吗?”

      “大哥,都好了。”

      “那咱们走吧,街上的人都在街口等着咱们呢!”

      “跟咱爸说一声吧。”

      “我都说了,咱妈又咳嗽起来了,就不去他们屋了,直接走吧。”

      “英子,我走了,你照顾好家,还有昭昭。”

      “昭昭呢?”

      “我那会回屋就不再了。”

      “妈的,兔崽子,也不送你?”

      “不用了,我走了。”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我在,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