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狐仙娶亲

    时间:2019-12-15 20:20:01

    (一)

      「小姐,都準备妥当了。」

      我坐在铜镜前,一名婢女正伺候着梳妆。传话的婢女恭敬地站在后面,开口
    说道:「您可以就寝了。」

      我朝伺候梳洗的婢女微微点了一下头,在镜子裏左右打量了一下自己,缓缓
    起身。两位婢女立刻过来搀住我,朝寝室走去。

      寝室裏已经熏好了香,暧昧的甜味一丝丝地钻进了我的鼻孔裏。

      「山下薛家长孙,小名甯儿,一十六岁,尚未婚配。」

      我微笑了点了点头。「聘礼都备妥了?」

      一名婢女立刻端上一个檀木礼盒。「已经照您的吩咐备好了,请小姐过目。


      我把盖在上面的丝绸掀起来看了一眼。「都下去吧,记得明早卯时备宴送客
    。」

      「是,小姐。」婢女们低声应着,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房门。

      我款步走向床榻,轻轻掀开床帘。榻上,一名少年睡得正香。婢女们已经按
    照吩咐爲他沐浴熏香,然后一丝不挂地用锦被裹了放在我的床榻之上。

      我轻轻抚着他清秀的脸庞,他动了一下,懒懒地睁开了眼睛。

      「我……我这是在哪儿……」他挣扎着想要起身。

      我按着他的肩膀安抚着他,沖他笑着,「别怕,是姐姐把你接来了。」

      「姐姐……仙女姐姐?」他的眼睛瞬间一亮,还有几分孩子气在裏面。

      「是啊,今晚就和姐姐成亲好不好?」

      「成亲……」他疑惑地挠了挠头,「我只记得阿爹让我给山神去送贡品,不
    记得让我成亲啊…我把贡品放在庙裏以后就什麽都不记得了……」

      我侧躺在他身边,轻轻地吹开了他额头上的几缕发丝。「你不想跟姐姐在一
    起吗?」

      「想啊!可是我还以爲那只是梦……」

      「怎麽,你以爲现在就不是梦了吗?」

      我掀开锦被的一角,沖着他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擡了擡手,身上轻薄的衣裙
    瞬间就褪去了。

      我钻进被子,微凉的身体贴上了那少年。「甯儿,今晚跟姐姐成亲吧。」

      「成亲……是什麽样子的?」

      我一翻身压上了他,双手放在他的胸膛上,贴上了他的唇。

      「人间极乐。」

      我的舌头慢慢探进了他的口腔,顺便送了一颗药丸进去。这是胡家秘制的丹
    药,可以激发男人体内的阳气,并让其集中一处,便于我采阳补阴,提高修爲。

      在丹药的作用下,甯儿的身体慢慢热了起来,下面的阳具也越发狰狞。我轻
    地把它握在手裏,满意地笑了——我的眼光果然没错。

      少年贪婪地吸吮着我的舌头,我也放松了一些,任由他的手在我身体上轻薄


      我捏了一下他的阳具,几滴液体流了出来。

      「甯儿,姐姐爲你品箫,可好?」

      「姐姐,什麽是品箫……啊…」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看我轻盈地退到了他
    的脚边,把那根火热坚挺的阳具放进了嘴巴裏。

      虽然胡家的男女双修之法要求女以花心承接男精,达到极乐,则阳气以丹田
    入,平衡体内阴阳,使修爲大涨。但是我却有自己的私心——如果童男洩阳的那
    一刻如同清泉喷涌,那麽在洩阳之前马眼中流出的液体便如同晨露,也是甘甜无
    比——我胡家大小姐自然不能浪费一丝一毫。

      我把他的阳具整根含入嘴中,小嘴撑得满满的。然后,我便用灵巧的舌头卷
    住了龟头,一点点把液体吸进了嘴裏。

      少年发出了一声闷哼。我恋恋不舍地把阳具从嘴裏拿出,毕竟童男子的耐力
    有限,不能爲了一时之快坏了大事。我在那愈发涨大的龟头上轻吻了一下,感觉
    自己的下身也开始春水泛滥了。

      在同房之前,我饮下一杯润阴茶来滋润体内的阴气。而现在时机刚好,我的
    阴户已经充分水润,準备好迎接阳精了。

      我分开双腿,跨坐在少年的身上,把粉缝在他昂首挺立的阳具上研磨了几下
    ,然后就慢慢地坐了下去,小穴一瞬间就被填满了。

      我发出了满意的低吟声,让龟头对準花心,不断晃动着腰肢。

      童男不耐久战,一定要速战速决。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面传来,我伏在少年的胸膛上,不断地喘息着,嘴裏
    发出淫声浪语。「姐姐……真的好喜欢甯儿的阳具……把姐姐弄得舒服死了……
    嗯…嗯……甯儿……」

      少年的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光,他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双手托起我
    的臀部,发狠地干着我的小穴。而我早已词不成句,淫浪之语一声接一声,好似
    要把命丢了一样。

      突然,体内气息一动,我知道,到时候了。

      一股股滚烫的阳精喷进了我的阴户,我身体一僵,花心大开,把阳精尽数吸
    了进去。而身上的少年此刻也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低吼,随即便瘫软在了我的身
    上。

      我把他轻轻放在床榻之上,又给他盖上了锦被。他刚刚被采阳,现在正是虚
    弱的时候。

      我却一点都不敢懈怠,用一方白绢揩干了下身的淫水,便穿好衣裙,轻理秀
    发,坐在屋内的蒲团之上,开始运气,以炼化刚刚吸收到体内的阳气。

      一声鸡鸣传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打坐了几个时辰。我起身,感觉身体轻盈
    ,毫无倦意,内力相较昨晚来说更加纯净深厚。

      「来人。」我沖屋外轻轻叫了一声,几名婢女迅速走了进来。

      「时辰已到,备宴送客。」

      说完,我便轻轻离开了房间。

      (二)狐仙娶亲

      甯远镇绝对是一方风水宝地——背山靠水、锺灵毓秀、民风淳朴。传说甯远
    镇有山神庇佑,因此年年风调雨顺,镇民安居乐业。而山脚下的狐仙庙,便是爲
    了侍奉那位保佑镇子的山神而建。而庙裏的塑像,便是我胡大小姐了。

      既然年年月月受着人家的香火供奉,那自然也要爲镇民排忧解难。在这庙还
    供着胡大奶奶——也就是我的母亲时,胡家便从镇民中选了一位有慧根的,收作
    俗家弟子,也就是半仙。这位半仙起到媒介的作用,将镇民们的难处彙报给胡家
    ,然后由胡家出面指点。

      因爲母亲和我的勤勉,镇民们的难处,只要在我们的能力範围之内,几乎都
    可以得到解决。因此狐仙庙的香火极盛,每年年末,镇民们还会自发上供,以求
    山神来年继续福佑甯远镇。不久前,母亲退隐,这庙裏的主神便成了我。

      我们胡家是动物修炼成精,获得人形,因此需要吸雀人气」来继续修炼,才
    能成爲大神。所以,许多残暴的山神通常会通过吸人血的方式来修炼。然而,我
    的母亲却心怀慈悲,不忍杀生徒增业障。

      白狐仙辈辈爲女,属阴,母亲便想出了这采阳补阴的法子来平衡体内阴阳。

      每年,狐仙会让自己的俗家弟子选一名二十岁以下、身体健朗的成年童男子
    ,于祭祀当日擡祭品入山,助狐仙修炼。次日,男子带聘礼下山,从此在家供奉
    狐仙排位,视狐仙爲正妻。以后再娶女子,均爲妾室。

      这便是甯远镇一年一度的「狐仙娶亲」。狐仙家族裏女人爲大,因此我们是
    由女人来下聘、娶亲。

      母亲从不亲自挑选童男子,只是让半仙去根据八字来挑选合适的男子来送上
    山。她曾在传授我修炼之法时告诉过我原委:「狐仙修炼,只可采阳,不可动情
    。一旦动情,体内阴阳不调,浊气上升,半生修爲可毁于一旦!」

      因此,母亲在退隐之前立下规矩。童男子在入寝之前必须要喝酣梦茶,以便
    在同房之前入睡;同房之前,男子要服下「补阳丹」,以激发体内阳气,使阳具
    坚挺;而同房之后,第二天的卯时,则由婢女备宴,用美馔佳肴给男子补充体力
    ;下山前再饮「忘情汤」,这样一来,他便把前一晚发生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
    不会再来纠缠。

      母亲一直恪守这些规则,而我的心眼却更活泛一些。毕竟我在家族中还算是
    年轻的,自然不喜欢墨守成规。

      首先,每年送上山来助我修炼的童男子,都是由我亲自挑选的。我偶尔会去
    庙裏,附在自己的塑像上看着来来往往的镇民。如果遇到有眼缘、阳具也让我满
    意的童男子,便会托梦给半仙,让她安排这名男子来年上山。

      其次,我会溜进选中男子的梦境,跟他相识、相知、温柔缱绻。因爲,我喜
    欢看他们跟我成亲那晚时眼裏的欣喜。

      最后,我去掉了喝酣梦茶的规矩。男女交合,本是人间极乐。如果另一半好
    似死猪一般沈睡,那还有什麽乐趣?

      我喜欢阳具充满我身体时的感觉,喜欢发出淫声浪语来刺激男人的兽性,更
    喜欢看他们红着眼睛、把我压在身下狠插猛干的样子。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和
    男子一起到达高潮、滚烫阳精浇灌花心的那一刻。

      黑狐叔叔却不赞同我的做法:「大小姐,您这是在玩火啊,您母亲的话您都
    忘记了吗?一旦动情,后果不堪设想!」

      我则是对他调皮地笑了笑,「放心吧,叔叔,他们都是喝过忘情汤才下山的
    。而且,我一定会娶堂哥,然后跟他生好多好多小狐狸。」

      其实,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对山下的男人动情。因爲我的心很小,只有一个位
    置,而裏面,已经住进去一个人了。